牢骚

7 12 2009
托着疲劳的皮囊从学校回来,可爱的德国人在厨房聊天,招呼吃蛋糕,Woo也在,于是坐下来跟大家聊了一会儿。聊到"The Italian Man Who went to Malta",经久不衰的joke,我又跟埃及人一起模仿了一遍,庸俗但是开心!聊到阿拉丁神灯,于是聊到《1001夜》,埃及人开心不得了,他们国家的,于是德国人赶忙跟我推荐《格林童话》,才知道那是两个德国兄弟搜集整理的作品,英文名叫Grimm’s Fairy Tale。跟丹麦的《安徒生童話》(Andersen’s Fairy Tales)并列为“世界童话三大宝库”。乱七八糟,没有主题,瞎聊了一个小时,本来在回家的公车上困得要睡着了,聊完之后睡意全无,之前的困乏、紧张也全没了,神奇!

今天是周一,这blueMonday对我简直是blueballs。一大早就起来,以为10点有cod meeting,之前还要去SIB给马大爷还钥匙。房子合同到周六结束,所以应该在周六还钥匙,结果到了SIB,帅哥跟我说’you have to pay for the two days over’, WTF!周六你们不上班,我周一第一时间来还算over?他说你应该周六就放在我们的信箱里,我说我不知道信箱在那里,没有被告知。。。跟他aruge了半天也没用,灵机一动,想起了周四给他们的cleaning stuff写过一封email,不管怎样,说明我之前联系过,约好周一检查房间。小伙子一看这个,只好挠头说‘it’s strange. Then you don’t have to pay’ 我心里还想:NND,我还觉得strange呢,有时候觉得挪威人特人性化,特好商量,有时候觉得过分死板。我要是周六把钥匙放在他们信箱了,他们不也是到周一上班时间才能check吗?不明白!

搞定这坨破事,离10点之差10分钟了,一路狂奔,总算在10点差1分钟的时候赶到单位,一看会议室还空着,心里窃喜不算最晚。打开电脑,一看,晕,会议挪到了下午1点!昨晚发的,没及时看信。

cleaning time的时候,和JC等一帮同事在厅里站着,不知道谁说起fantoft C/D 楼的party。心里刚才的不爽还没消完,又碰到一火苗了:周六我算是遭殃透了,就在我的楼层,那帮人又开party开到凌晨4点多,隆隆的低音炮,不知从哪个楼层来的喝醉酒的一帮人把楼道里的垃圾袋当足球踢,垃圾袋被踢开,垃圾到处都是,后来干脆打开楼道里的消防拴,楼道里厚厚的一层水,没过脚背,漂着垃圾……JC那帮人还说it’s normal, it’s for young people. 我真是火大了,站着说话不腰疼,让你去住住看!在厅里站的几分钟我跟他辩论开了………

虽然我的NAR文章今天上线了,可是一上午还是开心不起来。心里有气,左肋骨都气得发疼!我就是没有气量,一点点事情都装不下,shit!最近工作压力越来越大,明显感觉到焦躁,容易火大!论文最近没进展,而日子一天天都在照常过去,想老板走之前把论文初稿完成看来很玄;CAGE的项目自己参与也不多,而大家都在动手找活儿干,土耳其人明显比自己行动快;cod genome从今天开始也是一件要把自己掺和进去的事情;我自己的两个idea还迟迟没动手做,西班牙的合作者开始发email来联系了;找工作的事情也开始启动了,明天的interview,一堆cover letter, research plan, recommandation letter等着完成;12月份回国的事情还没安排,一月份去印度开会的报告还没开始做,还有签证,还要去警察局拿居留许可,阿道xx的签证。。。"tons of work to do" 下午david在skype上跟我祝贺的时候,一点都开心不起来,事情只会越做越多,责任只会越做越大,而时间永远都是24小时一天!不记得上次去gym是什么时候了,办了一学期的gym卡总共用了不到5次,典型的败家子!最近的天也是黑得越来越早了,4点就pitch dark,整天活在不见天日的环境里,不depressed才怪!好想家啊,最起码那儿有灿烂的阳光,好怀念小时候冬天早上倚在老墙下晒太阳,就着妈妈腌的咸菜吃粥!压力大的时候就会想:自己拼死拼活地出来干嘛阿,除了会讲几句洋文,还有什么阿?paper?那是让自己当初高兴、让同行羡慕、在业内赖以被人认可的一点东西,出了这个领域算个P!身体?似乎还不如以前,视力降低,腰酸背痛,口舌生疮,各种慢性病倒是很有可能在滋生;性格?也不觉得有多大改善,该生气的时候一样臭脸,该calm down的时候还是一样crazy,该照顾好的人还是一样照顾得很差;钱?嗬,估计东大门口卖水饺的小夫妻都比我存款多。

OK。牢骚发完了,还得工作!

Advertisements

Actions

Information

5 responses

8 12 2009
Huiling

看着火气果然很大:)

8 12 2009

我同学研一的时候 在实验室累出了肩周炎 26的小伙子都驼了背陪他去医院他就怕是脊柱变形压迫了神经 大夫说没事 但是有点腰肌老损- -!国内现在还没业内呢 而且随着业内的发展 一定会非常非常牛的呀~ :目

11 12 2009
Yuan

the same feelings~~

4 01 2010
01

牢骚发得很痛快嘛,我没啥牢骚,就是憋得慌!

21 01 2010
Unknown

「仁慈」二個字,就能讓冬天三個月都溫暖。—-歡迎來我們的論壇看看哦!http://xena.com.tw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