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载《再见,杨德昌》

9 11 2007

//怀疑最近脑子是不是真的很大条:晚上整理文件夹的时候才发现download里有一个"纪念杨德昌"短片,是关于杨先生电影作品的一些片段重组,大部分之前都看过,组织的还不错,以为是某个影迷做的。看完之后,鬼使神差的想搜一下关于杨先生的最近的消息,才知道他已经离开我们了!今年7月份的事情,自己喜欢的导演去世了,我却一点都不知道。汗颜!转文一篇,怀念他的那些作品,让我认识台湾,认识他。

再见,杨德昌 (摘自 裴三影像生活

                                                   1
     “贺先生死了,死时直挺挺。刘老先生死了,死前想吃一只鸭。我在美国时,我爸爸也死了,死在书桌上,当时他在写一封信,要和我讨论相对论。虽然死法各异,但每个人身上都有足以让他们再活下去的能量。我真希望他们得到延长生命的机会,继续活下去。”
                                  王小波《似水流年》
     2007年7月1日晚上6点50分,从网络上得知杨德昌因病去逝的消息。从7点开始看那部在电脑里存了已经有些日子的《海滩的一天》,这是他早期的一部作品。作为一个影迷,我想这是一种很好的告别方式——任何一个艺术家,总是希望自己的作品能够得到别人的认同和理解,希望自己的作品能像一把钥匙一样打开人们的心灵之们,因此,静静地看完一部他的作品也可以算是我们对他最好的告别了。
     这个世界上,有些遗憾总是令人难以接受。到目前为止,如果说在文字方面对我影响最大的是已故作家王小波的话,那么在影像方面对我影响最大的就非杨德昌莫属了。认识王小波差不多是在十年前,那时他已经过逝,但一直到今天,有时候翻看他的书,我还是会不由自主地想:“这个人要是能活到现在,那么他还会给我们创造出多少优秀的作品来?”但现在同样的遗憾也要来自于杨德昌了,而且恐怕对他的遗憾比王小波还要更深一层,毕竟王小波死时他的很多作品都已经达到一种成熟的高度,要想再作自我突破有很大的难度。而杨德昌从《指望》到《麻将》虽然一直是张力十足,但这种张力背后,我们可以清晰地看到他还有很大的自我提升空间,从《一一》身上,我们很欣喜地看到一种我们所期待的成熟的睿智、历尽沧桑后的深沉,他的以前的那些电影中的那种浮躁和略微显过的外露已经荡然无存,这是一次意义重大的自我超越。作个设想:要是能再给他十年时间,我们没有理由不相信他还能创作出更优秀的自我超越的作品。但现在这一切却匆匆地划上句号了,在一个艺术家最值得我们期待他的新作品时他却不可能再为我们奉献新作品了,这怎么能不让人觉得无比遗憾呢?
     总说生命是公平的,什么时候生,什么时候死,都是被注定的,谁都改变不了。但这种公平却又是这么的不公平,有些人活着,但却已没有多少艺术能量可释放,有些人死了,但却还有无穷的艺术能量没有得到释放。从这一点来看,杨德昌实在是走得太快,走得太早。《一一》给了我们足够的惊喜,本来以为《一一》会是他自我突破后的开山之作,但却想不到居然是成了他的绝唱。我们刚刚欣喜地看到他攀越上了另外一种境界的高峰,但想不到这却是他的最后一步。相比于那些虽然风光地活着但却已经没什么作品值得我们期待的导演,再给杨德昌十年的时间一点都不算多,如果真的再有这样一个十年,华语电影会多几部惊天动地的杨式大作丝毫不会让我们觉得意外。
     可惜,一切现在都只能是一个无情的句号了。留给我们的也只有根本无可能的想像了。

                                  2
     “我要去告诉别人他们不知道的事情,给别人看他们看不到的东西……”
                杨德昌《一一》  
     1982年 《指望》(《光阴的故事》第二段)
     1983年 《海滩的一天》
     1985年 《青梅竹马》
     1986年 《恐怖份子》
     1991年 《牯岭街少年杀人事件》
     1994年 《独立时代》
     1996年 《麻将》
     1996年 《一一》
     杨德昌用将近二十年的时间给我们留下了八部电影,这在数量上怎么都不算多,比起那些一年都可以拍好几部电影的导演来,他可以说是十分的少产。但相信将来为华语电影树碑立传的研究者是不会以数量来评定一个导演的成就的。纵观整个当代华语电影,特别是其中的台湾电影部分,杨德昌的名字永远都会占据其中的显要位置。在他这八部作品中,特别是《牯岭街少年杀人事件》那悲天悯人般的厚重以及《一一》那历尽沧桑后返朴归真般的睿智恐怕都是我们后世的追随者们所永远无法超越的。
     作为台湾新浪潮电影最杰出的代表之一,在台湾电影的四大天王当中,杨德昌独创了一种电影新风格,他不像候孝贤那样怀旧情调十足,也不像蔡明亮那般剑走偏锋让很多人觉得生涩沉闷,更不像李安那样总难免有点抛不开商业性。杨德昌从一开始就知道自己想要做的是什么,他就像一个责任感十足的文人,但却又没有很多文人所有的那种迂腐味。他用一种独特的镜头语言冷静、理性、深刻而又真实地剖析了现代都市人的生活,入木三分地刻画出了一个当代台北的浮生绘。就像他借用《一一》中的那个小男孩洋洋的话所说一样:“我要去告诉别人他们不知道的事情,给别人看他们看不到的东西。”在他的镜头下,一切欲望、谎言、野心、贪婪、迷惘、痛若、挣扎、温暖、感动都暴露无遗,一切我们不想看到、不愿看到或暂时还被迷住了眼睛而看不到的事情他都通过镜子一样的影像把它们还原了出来,然后他又通过这镜子一样的影像不停地追问我们每一个观众:“生活到底应该是什么样子?你的生活到底需要的是什么?”在他之前,面对影像,能有几个导演会让我们有如此深刻的深思和反省?从这一点而言,杨德昌就像一个指点迷津的智者,只是可惜的是我们当下能真正领会他的良苦用心的人并不多。
                                                   3
     伟大的作品随时都有可能出现,但一个伟大导演的过逝却意味着一个传奇的永远终结。就华语电影而言,杨德昌的病逝毫无疑问是2007年华语影坛最重要的一件大事了,任何一部伟大电影的诞生都比不上一位如此伟大的导演的去世。杨德昌的过逝意味着台湾电影的一面旗帜的倒下,意味着一位真正的大师的离去,意味着我们从此只能把他纪念却不能对他再有所期待。在此,我们除了跟他告别祝他一路走好和一次次地通过他那些将永远被载入史册的电影中去得到启示外,我们什么都做不了。
     只能再说一次:“再见,杨德昌!”

Advertisements

Actions

Information

One response

12 11 2007
雷洪

很欣赏一一!有些片子,其实是纪录着我们一些回忆的!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