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

19 10 2006
8点多就从刘叔那儿离开了,我知道我之前很想和他们聊聊的,但是我发现自己今天特别不适合聊天,不知道说什么,找不到话题。其实中间有几次刘叔已经说到当年他们烧坦克的事情,朱磊也提了个头,而且今天店里特别的不忙,本应是个聊这些事情的好机会。但是我没有,因为昨天晚上写的“不问政治”的Blog?因为害怕打扰他们一家此时其乐融融的气氛?不知道!最后都只是聊了些挪威的房地产,如何遭骗子等等不相干的话题。

我甚至不知道我以后还会不会去那里。他们一家真是极好的好人,乐观,直爽,善良!但是也许是我的自卑心在作怪,期待,羡慕,但是又害怕被拒绝。我很羡慕朱磊那样能放开,很简单的目的,打工赚钱,也许我想得太多了!

父亲离开我的生命很久了,或者说他根本就不曾出现,但是“父亲”这个影子一直还在我心里挥之不去。我知道这么些年我一直在寻找我心中的那个“父亲”。

刚才在网上逛的时候,看到师弟Blog上有一段关于我的文字,很感激,借着刚从刘叔那里回来的思绪就写了这篇Blog。时间不等人,男孩是一定要变成男人的,最后也大都会变成父亲。但是到底会是怎样的一个父亲,自己心里一点底都没有。我多么希望在我成为别人的父亲(如果可能的话)之前先找到我的父亲啊~

Advertisements

Actions

Information

3 responses

20 10 2006

兜兜转转,又觅到了你的博。其实已经不是第一次来了,只是之前都在旁边悄悄的看,偶尔留下只字片语。看到《父亲》的最后一句,心里很难过,师兄你在国外大概有时会孤独吧?别忘了国内还有很多人牵挂你、关注你,包括当年的LMBE Bloggers(是这么拼的吧?写错了师兄该笑话了)。说到LMBE Blog,我知道你很痛心它的失去,不过那不是你的错,我们很多人都没有坚持下来。不管怎样,我都很高兴因为LMBE认识了你和其他人。joy
 

20 10 2006
Sterding

Joy你好!还在南京吗?说起LMBE Blog,我心中也有很多愧疚:那不是我一个人的东西,毕竟你们写了那么多。毕业之后没找到一个合适的人来接手,就这样荒费了。我也很高兴因此遇到你们,虽然还有很多人从来没见过面(巧的是,之前两天刚好知道somebody的下落,哈哈)。不过还好,谢老师还保留着那些数据,如果我安下新\’家\’,一定会重新把你们接过来!

27 10 2006
guofang

已经离开南京半年了,昨晚还和朋友聊起成贤街、蓁巷里的小吃,口水嗒嗒。。。呵呵!
我的msn:zhan99ff@163.com,D师兄你加我吧。有点事情想问你。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